说起罗马是什么感觉?

下战书在君士坦丁堡买冰激凌,(1)

我脑袋轰的一声,气得满身颤栗,大热天的全身盗汗四肢举动冰凉,地狱空荡荡,魔鬼在卖冰激凌,我们精罗到底要怎样活着你们才对劲,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,这个世界四处充溢着对罗马的压迫,精罗何时才能线)

冰激凌老板说:害搁这罗呢?新 朝 雅 政,绿 萝 也 罗(一字一顿)。(4)

我说:呐(就硬呐),告诉我啊。搜噶,你们曾经不喜好罗马了啊…真是冷漠的人呢,果咩纳塞,让你看到不高兴的工具了。像我们如许的精罗,公然消逝就好了呢。也许只要在平行时空里,君十一才等获得十字军来救援的吧,呐?(5)

正巧君士坦丁牧首巡视时路过,14:53(6)分看到我在冰激凌店门口落泪(本日周二),(7)

牧首哭了,对我说:莫非这就是你精罗的托言?若是让你从头来过你会不会精罗?(10)

牧首说:我告诉告诉你,君士坦丁的东正教牧首现实上早没了,我们昔时大老远跑过来,巧立名目,撮合苏丹,打着东正教的灯号缴税捐款,苏丹捐了教徒才跟着捐,过后苏丹的钱如数奉还,教徒的钱三七分成,就这还得看人神色。

牧首说:你要这么说,那在土耳其当牧首还真是跪着要饭的,就这很多多少人想跪还没这道路呢。

我说:我们无论碰到什么坚苦,都不要怕,浅笑着面临它,规复罗马的最好法子就是君堡本人脱土耳其!加油!奥利给!(12)

牧首说:我们言归正传,精罗先生,你可拉到吧,苏丹亲兵三天之内撒了你,骨灰都给你扬咯。(14)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www.oucre.net